當前位置:諸城新聞網 > 文化 > 讀書 > 鐵筆沙沙舞芳華

鐵筆沙沙舞芳華

2019-06-09 09:57:36 來源:諸城新聞網

孫晉芳

 不管住房多大,常感物滿為患。隔段時間便要淘汰掉一些東西。在一箱子雜物里竟發現了一支湖藍色鐵筆,算來是上個世紀的產物了。把玩著,老去的時光從筆端汩汩流出。 
  1987年秋,我初登講臺。偏遠的小鎮,沒有現如今鋪天蓋地的教輔資料,學生只有一本課本,一本練習冊,教師只多了一本教學參考書。所需復習資料、試卷等都得自己刻印。 
  制版,我們叫刻鋼板。鐵筆、鋼板、蠟紙,缺一不可,如桃園三結義,生死相依。鐵筆外觀類似鋼筆,筆頭是不銹鋼針;鋼板三十公分長,十公分寬,半公分厚,沉甸甸的,鐵黑色,兩面有細密的紋理;蠟紙約比八開紙大出一公分的留白,薄如蟬翼,正面有蠟,有細密的田字格,有的格式如稿紙。一筒蠟紙大約五十張,年級主任保管。蠟紙筒多是金黃的底色,黑色的字體。 
  刻版不同于在普通紙上寫字,龍飛鳳舞,信馬由韁。刻字,須把握個度:用力均勻,筆筆落實。用力小,刻輕了,油墨印不透,字跡不清;用力大,刻透了,印時痕跡太黑或漏墨,印成大花臉,且印不久,蠟版易拖破。初學刻版,拿不準火候,問題百出。老教師不厭其煩傳經授寶:鐵筆要豎起來,與蠟紙的角度幾乎垂直;捏筆要緊,力要聚在捏筆的手指上,用力要勻;須順著鋼板的紋理刻,否則蠟紙易刻破。 
  刻字須用心、耐心,一筆一畫,都不能敷衍,心不在焉,刻錯了字,既沒有涂改液涂改,也沒有修正帶修正,更不能用橡皮為失誤買單。如果不舍得浪費掉一張蠟紙,只能在錯字上打個叉叉,或霸道地斜劃一筆,以示“槍斃”,或畫一圓圈,將其囚禁。但在雪白的紙上印出后,那錯處還是一目了然地刺眼。刻字還得心平氣和,初刻時,運筆不嫻熟,若心急帶筆,蠟紙易刻破,一旦破洞或劃了道口子,蠟紙便作廢。刻著刻著,也會悟出點道理來。刻版如同人生,一筆一畫都馬虎不得;刻版,又不同于人生,刻壞了,頂多是浪費張蠟紙,人生卻沒有回程票。 
  刻好的版須妥善放好,或平展用夾子夾住,或卷成筒,放在廢棄的蠟紙筒里,就是不能折出白色痕跡,因為折出的痕跡,在油印時會跟刻的字混淆了。 
  版刻得好,還得印得好。印刷也是一項極細致的活,那些年辦公室里總有一張破舊的辦公桌或并排的兩張學生課桌放在角落里,或窗前,或門邊,上面放著墨漬斑斑的油印機。油印機不用時就放在一個長方形盒子里。盒子也是油印工具的一部分。 
  印刷,需兩人合作。打開盒蓋,掀開繃著紗網的框子,先將厚厚的一摞8K白紙整齊地豎放在油印機底盤上,旋動底盤上的兩個小鐵片,將紙卡住,再在紗網框上鋪版。一人扶住框子,一人鋪版。蠟紙正面對著紗網,鋪在紗網背面。蠟紙須鋪正,保證所刻的內容都能印出來。如果鋪偏了,歪斜了,有些內容就受不到墨,印不出來了。蠟版鋪正了,用邊框上兩邊上的旋片輕輕地將蠟紙卡住,版就固定好了。接下來試版。放下版,將油墨擠在敞開的盒蓋上,用滾子攤開、攤勻,看滾子上也均勻地沾滿了油墨,就在版上來回滾幾下,一為勻墨,二為固版。試滾時,從中間開始,先往前滾一下,再從中間往后滾一下,用力要輕,以免將紗網下的蠟紙拖皺。這時掀開版,看看版是不是完全油印在了紙上,若有油墨印不到的地方,需再調整蠟版,保證能全部印出。若沒問題,就在網版上前后滾幾下,再左右滾幾下,網版全被墨覆蓋好了,就開始印刷。一人坐在桌左邊,印好一張翻一張。另一人站著,左手捏住版沿,右手拿滾子蘸墨滾版。開頭的幾張因為滾了幾個來回,重影,墨跡濃,模糊不清,要撕掉。技術好的老師,也就浪費最上面的那張紙。看看清楚干凈了,算是正式開印了。滾一下,提起版,揭的迅速翻下,一張印好。放下版,滾一下……機械重復。 
  揭紙的人活輕,只需眼疾手快。為了揭得快,不拖泥帶水,事先將一兩張紙揉成團,蘸水浸濕,放在面前。揭紙前,拇指和食指捏一下濕紙,揭得又快又準,不致于因手指干燥發滑不易揭起,或者揭多了。揭卷的同時要數著張數,以學生數最多的一個班的印數(再加上三兩張備用)為單位,滿一份了,就取下來,放在一邊。所以,揭卷的人也得專心,有時因為說話或走神忘了頁碼,就得停下重新數一數,時間就耽誤了。偶爾還罷了,次數多了,內心先就愧疚了。因為單調地重復,兩個人會有一句沒一句地聊著天,但心里一定不能忘了記數。 
  印卷還是臟活。油墨沾到哪里哪里黑。印完卷,手上總是臟兮兮的,不小心還會弄到衣服上,用肥皂或洗衣粉也不易洗干凈。冬天印卷,也得脫掉棉衣,挽起袖子,實在冷,就披上。拿滾子印,也是力氣活,力氣活基本是男教師包攬。有兩次,因急著用卷,我跟另一女教師印,她執滾子。在老教師面前,我都是受恩寵照顧。 
  印卷活干得最好的是張老師,版起版落,滾子飛舞,干凈利落。給張老師揭卷,心里緊張,開始手忙腳亂,唯恐揭慢了。只聽見版子起落的吱吱聲,拖滾子的沙沙聲,嘩嘩嘩,流水一樣,一摞白紙印完了。張老師還會表揚人,他說:“學生揭得快,是我催促著;你揭得快,是從心靈深處的快。”聽到他這樣說,心里更緊張,手下更不敢怠慢。 
  把印好的卷子一摞一摞地碼好,放在老師們的桌上。老師們拿起卷,端詳著,眉眼帶笑地嘖嘖:“小字漂亮。”“干活板整。” 
  老教師們的認可與表揚成了動力。 
  畢業班的學生,年前就結束了新課程,早早地進入了綜合復習階段,需要大量的復習資料,刻鋼板,便成了我課下的主要內容。出了校門進校門,雖然角色變了,但還是年少無憂,對父母、家庭、農活的責任意識還很淡薄,工作、學校就是生活的全部內容。周末也不回家,小鎮上從南到北一條街道,抽支煙的工夫便走一個來回,街道兩邊的門頭閉著眼也能數出來。大把的時間,便用來刻卷子。一筆下去,犁起一道白色的小溪,白色的蠟沫像細碎的浪花。刻一會兒,輕輕吹掉蠟沫,端詳一下,看看哪些字刻得漂亮,哪些地方不夠完美,再埋頭沙沙下去。看著那些小精靈在鐵筆下一行一行整齊地排列著,好像閱軍一樣,也是一種享受。夏天,怕蠟紙汗濕了,揉皺了,須在胳膊下鋪上張報紙。開著窗子,淡藍色的窗簾飄動著,像起伏的波浪。蟬鳴是背景音樂。累了,樹陰里站一會兒;花圃里尋幾朵花,搞一會兒插花藝術。 
  還自掏腰包,去城里書店買回復習資料,有空就刻。常從學校里借來錄音機,放上磁帶,聽著音樂刻,竟然刻上了癮。墻上總是掛著一摞刻好的版。不待領導安排,早早地印好,發到老師們手中。 
  2002年,辦公用上了電腦,開始幾年沒有網絡,出卷子還得單個字敲鍵盤,比起刻字已經方便多了。校長室有一臺小型打印機,打印在深藍色的油印紙上,再去揮滾子油印。互聯網后,短時間內便可整理好一套卷子。學校里有了文印室,只要打印出樣版,交給專職印刷人員,就萬事大吉了。 
  鐵筆、鋼板、蠟紙……光榮地退出了歷史舞臺。 
  這支無意間留存下來的鐵筆,將會被刻意地保存下去。它不僅是歷史長河中的一位過客,還承載了一段激情似火的芳華歲月。(作者系諸城市作協會員)

  1 條記錄 1/1 頁
編輯:于蕊

新聞排行

精彩熱圖

娛樂新聞

關于我們 - 諸城新聞 - 娛樂新聞 - 網站公告 - 版權聲明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備案號:魯ICP備12026069號-1  主管:中共諸城市委宣傳部  主辦:濰坊日報社諸城分社  技術支持:諸城信息港
版權所有:濰坊日報社諸城分社  地址:諸城市東關大街28號 郵編:262200 安全狗網站安全檢測

湖北30选5今天开奖结果查询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