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諸城新聞網 > 文化 > 讀書 > 雪漫漫

雪漫漫

2019-12-19 13:54:42 來源:諸城新聞網

孫愛勛

  入冬,盼望一場雪,盼著盼著,雪就來了。天陰沉沉的,無風無寒,雪片像天女散下的花瓣,紛紛揚揚,自天而降。
  閑坐窗前,透過窗戶,賞一場盛大的雪事。
  活潑好奇的孩子,跑到大街上,仰著臉,高舉著手,意欲接來幾朵雪花,捧回家去把玩。雪花落在手心里,一點薄涼,立馬化作一滴水,晶瑩閃亮,像檐腳下麻雀的眼睛。
  穿紅色羽絨服的女孩,趕著上班,撐著花傘,走在雪路上,小心翼翼。雪路上留下一串腳印,漸漸遠去了。作家胡竹峰說:“雪踏在腳下,經常讓我覺得暴殄天物。”但我卻很欣賞雪地里淺淺的兩行腳印,寂寥安靜,逶迤遠去,像素紙上留下的文字,寫滿山水清明,云煙蒼茫,一軸水墨的深邃意境。
  農人戴著斗笠,蹲在麥田邊上,看雪花飄飄搖搖飛舞,一片一片地落在麥田里,蒼綠的麥苗,在白雪的映襯下,愈發綠意盎然。雪一層一層覆上去,遮住綠色,一片茫茫的素白。有人打這里經過,看見農人,歡喜地問:“看雪啊?”農人沒有抬頭,目視著前方,悠悠地說:“這哪是雪啊,是上天給莊稼鋪了一床棉被哩。”
  每一場雪,飄落下來的,都是各自揣在懷里的心事。垂髫孩童的頑皮,農民對豐收的憧憬,男女相擁雪里散步的浪漫,當然,還有文人墨客觸景生情,打油一下:“天地一籠統,井上黑窟窿。黃狗身上白,白狗身上腫。”
  明朝張岱是賞雪翹楚,把賞雪的情趣做到極致:“崇禎五年十二月,余住西湖。大雪三日,湖中人鳥聲俱絕。是日更定矣,余挐一小舟,擁毳衣爐火,獨往湖心亭看雪。霧凇沆碭,天與云與山與水,上下一白。”閑情逸致,心底澄明。
  古人有用雪水泡茶的雅趣。《煎茶水記》里評定天下之水味前二十名,雪水為二十。雪水泡茶,當以“梅花雪”最佳,《紅樓夢》里妙玉把梅花雪當了寶貝,黛玉問:“這也是舊年的雨水?”妙玉冷笑道:“你這么個人,竟是大俗人,連水也嘗不出來。這是五年前我在玄墓蟠香寺住著,收的梅花上的雪,共得了那一鬼臉青的花甕一甕,總舍不得吃,埋在地下,今年夏天才開了。我只吃過一回,這是第二回了。你怎么嘗不出來?”
  我小時候,住鄉下,逢到下雪,就在大街小巷里瘋跑,累了,挖一捧雪,團成球,用舌頭一點點舔著吃,在嘴里吸溜一會,雪慢慢化掉,咕咚一下咽了。那時候餓肚子,守著一地白雪,總幻想著那是鋪天蓋地的白面多好啊。漸漸長大,就再沒吃過雪,也淡忘了雪的滋味。有時“老夫聊發少年狂”,想再吃一次雪,妻子拽著我的衣袂說:“算了吧,你胃寒呢。”
  記得奶奶亦曾取松枝上的雪,燉梨水治哮喘,也不知哪來的方子,用過兩回,再沒見用過。
  雪漫漫,輕盈飄逸,晶瑩透亮,輕拍車窗,萬千旖旎,飄進門前的縫隙里,愈加嫵媚。冬天,如果沒有一場鋪天蓋地的大雪,那是一個不完美的冬天,唯有雪,成就了冬天無與倫比的灑脫與美好。
  (作者地址:桃園生態經濟發展區)
  1 條記錄 1/1 頁
編輯:朱麗錦

新聞排行

精彩熱圖

娛樂新聞

關于我們 - 諸城新聞 - 娛樂新聞 - 網站公告 - 版權聲明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備案號:魯ICP備12026069號-1  主管:中共諸城市委宣傳部  主辦:濰坊日報社諸城分社  技術支持:諸城信息港
版權所有:濰坊日報社諸城分社  地址:諸城市東關大街28號 郵編:262200 安全狗網站安全檢測

湖北30选5今天开奖结果查询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