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諸城新聞網 > 文化 > 讀書 > 母親的謊言

母親的謊言

2019-12-16 14:46:52 來源:諸城新聞網

劉景森

 
  前幾日寒風凜冽,走在上下班路上,風過耳畔嗖嗖直響,耳朵刀割般疼痛。小時候,這樣的冬天倒是稀松平常,可好多年都是暖冬了,突然來個大冷天真的令人猝不及防。
  我又開始擔心起遠在老家的年邁父母。
  父母對我那“搬到城里和我同住”的建議極為排斥,說是只要能挪動步,就不去過四鄰不識的城里生活,在家可以養養雞鴨,侍弄菜園。父母都是犟脾氣,作為晚輩,我們只好遂了他們的心愿。
  老家的房子是三十多年前蓋的平房,保溫、取暖條件都甚是差勁,門窗是木頭做的,密封性差,四處漏風,為“冬風所破”是輕而易舉之事。于是,掏出手機撥號過去:“娘,這幾天冷,別生炕爐子了,生著暖氣大爐子吧。”母親“嗯嗯”地答應著,說了些讓我放心,他們又不朝(方言,傻)的話,并叮囑我多穿衣服,上下班路上冷。老家的土灶旁支著一個小爐子,燒煤塊的那種,通著土炕,這是父母的過冬寶貝,前幾年,為了孩子們回家過年能暖和些,父親又特意請人安裝了土暖氣,但他們畢竟平日里過慣了緊巴日子,別看在子女身上毫不吝嗇,傾其所有,但對自己卻是能省則省,可以說,節儉已然深入了他們的骨髓。除了過年那幾天大團圓的日子,土暖氣是極少生的,只生著那個小爐子應付一下。我們兄妹三人多次勸他們不要太節儉,父母推說不冷,又足不出戶的,燒火餾飯都用土灶,多填些柴禾就行,加上小炕爐也燒得旺旺的,用爐鉤一戳,呼呼直響,炕上自然也暖烘烘的。總之,不生暖氣的理由似乎有萬條之多。父親在好多事上與母親意見相左,在此事上卻高度一致。我的工作單位離家很近,步行約十五分鐘的路程,這么近的一段路,我都感覺厚厚的羽絨服被寒風打透,越想越感覺像如此之冷的天氣,老家單燒炕爐是絕對不行的。那幾天我幾乎每天一遍電話,不厭其煩地追問是否生著暖氣,母親每次都給出了肯定的回答,一顆懸著的心總算略微放下了些。
  可我還是又一次上了母親的當。
  休息日驅車回家,進門第一件事快步上前去摸暖氣片,竟然燙手,不免竊喜,但又感覺室內有些涼絲絲的,不像生了暖氣好幾天的模樣,趕緊去看溫度計,原來擺放它的位置空蕩蕩的,不知所蹤,細細尋覓,竟然放在了暖氣片跟前。問母親這是咋回事,母親像做了錯事的孩子一樣,羞澀地道出實情:這幾天,我們反復叮嚀要生暖氣,盡管她滿口應承了,但還是只燃著炕爐子,擔心我們今天回家埋怨他們,今早起床后就趕緊點燃了暖氣,又怕溫度計露出破綻,靈機一動,就把它放在暖氣片跟前烤著,讓它的數值變大。我們兄妹幾人聞聽后啼笑皆非,哎,讓我們說您什么好呢!
  這可不是母親第一次撒謊。
  半年前的一個周末,我打電話給母親,告訴她周六回家看看,母親趕忙阻止:“周六就別回來了,周日回吧,周六我要和你大大去看你二姨。”我堅持說周日有事,必須周六回,母親見拗不過我,只好道出實情。原來,因為頭暈不適,她在鄉衛生院打了一周點滴,打算周六出院,本想我周日回便可瞞住我,以免讓我擔心。
  當然還有與絕大多數母親雷同的故事:小時候生活困難,飯桌上罕見葷腥,逢年過節煎幾條刀魚,母親總搶著吃魚頭魚尾,中間多肉部分留給我們,她每次都說魚頭魚尾好吃,特別有滋味,我們那時小,竟信以為真。
  這些年,母親在老家散養著幾只笨雞,溜達雞打野吃,蛋黃顏色特深,無論煮還是炒,口感明顯比普通雞蛋好許多,母親不舍得吃,用牛奶盒攢著,我們回家讓我們帶到城里,說讓我兒或我侄上上營養,說他們正是長身體的時候,我們想留下一部分讓他們自己享用,母親總是推辭,每次都說:“雞還下著,我們耽不著吃。”此時,我們已是半信半疑,后來,慢慢知道了實情,除了家里來客炒幾個做酒肴外,他們一個也不舍得吃。
  我似乎明白了:母親的謊言是委屈自己而不自知,母親的謊言是成全子女而習以為常,母親的謊言是強咽到肚里的苦水而不覺苦,母親的謊言是看到子女幸福和歡愉后無盡的欣慰和滿足。
  母親的謊言,愛意濃濃。
  (作者單位:實驗初中)
  1 條記錄 1/1 頁
編輯:朱麗錦

新聞排行

精彩熱圖

娛樂新聞

關于我們 - 諸城新聞 - 娛樂新聞 - 網站公告 - 版權聲明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備案號:魯ICP備12026069號-1  主管:中共諸城市委宣傳部  主辦:濰坊日報社諸城分社  技術支持:諸城信息港
版權所有:濰坊日報社諸城分社  地址:諸城市東關大街28號 郵編:262200 安全狗網站安全檢測

湖北30选5今天开奖结果查询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