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諸城新聞網 > 文化 > 讀書 > 家有柿樹

家有柿樹

2019-12-16 14:46:25 來源:諸城新聞網

王泮政

 
  老家門前有兩棵樹:一棵是槐樹,另一棵是柿子樹。
  槐樹是紅花刺槐,是北方城鄉最近幾年才見到的一種刺槐,這與原先印象中的刺槐反差很大,原先常見的刺槐只開白花,有一年在縣城的街道上突然發現還有開紅花的刺槐,很是驚奇地叫了一聲。五月是它的高光時刻,紅彤彤的煞是好看。不幾年,這種樹也在鄉間尋常見了。這不,我遠離城區的老家門前也有了一棵紅艷艷的紅花刺槐樹。
  新千年后,為了謀生,我連續搬家。先是由老家搬至鄉鎮,再由鄉鎮搬至縣城。離開老家,原先居住的房子就由父母居住。現在回想,我居住的房屋門前有一棵大國槐樹,伐掉之后就再沒有栽樹。父母居住之后有了改觀,紅槐樹是兩年前才栽植上的,五月時節,紅花綠葉,甚是好看。而那棵柿子樹,已有了十幾年的樹齡。父親刻意在門前一米左右處栽植上的這棵柿樹,歷經風雨,現已長大成樹。
  柿子樹已然長大,最喜人的是還能開花結果,這些年都是碩果累累。每年深秋,是柿子樹大顯身手的季節。樹葉落盡,柿子仍然高掛枝頭,就像掛著無數盞橘黃色的小燈籠,迎風搖曳,給落寞的大地增添了一抹亮色。秋盡冬來,萬千果樹的枝頭上,最后離開的果子只有柿子樹,柿果從青澀成型到黃紅成熟,它在枝頭站立一秋,然后盡力堅守初冬,可謂秋去冬來萬物休,唯有燈籠掛枝頭。
  柿子豐收,欲要享用柿果,有兩種途徑:一是讓它一直掛在枝頭,直到由黃變紅,紅得像黃昏時刻的紅太陽,自然熟透,這時的柿子,皮薄肉軟,入口鮮甜爽心,潤肺瀉火。二是將發黃果硬的柿子摘下,漤著吃。漤好的柿子皮厚肉脆,甘甜爽口。兩種吃法各有所長,也各有其短。自然熟透的柿子甜軟,但是黏口,老年人吃最佳;漤柿子脆硬不黏口,年輕人吃脆生生的,可是老年人咬不動,不愿吃。少小時,我家老屋的院子里也有一棵柿子樹,父母常常把已經熟透的柿子留著再捂一捂,讓我們一飽口福,還將一大部分放在溫水的大鍋里漤一漤,漤好了再給我們吃。那些年,柿子也如蘋果、梨子、大棗一樣都是稀罕物,到秋天,能吃上幾個柿子,不論是自然熟的還是漤柿子,都美的不行。
  柿子雖然好吃,可我現在幾乎不吃柿子了。一來不大好吃零嘴,二來據說酒和柿子犯沖,喝酒不能吃柿子。也不知道有沒有道理,就相信了。酒后不能吃柿子,當然吃了柿子再喝酒也是不行的,成年后時常喝點小酒,有時想吃個柿子,剛拿起來待要吃,一想,不行,接著還有個小酒局,參加酒局不喝酒,你勸我讓的怪不好意思,就戀戀不舍地放下了。之后很多年,就再也不打柿子的主意,干脆不吃柿子了。
  周末回老家,父親指著滿樹黃彤彤的柿子說,我干不大動了,你們摘下來回家漤漤吃吧。我說,現在到處都是柿子,也沒見到有多少人吃的,漤柿子是個慢功夫,太費事,就留在樹上看風景吧。父親說,這棵柿子樹品種好,柿子好吃,甜得很。父親就讓同在城里居住的小妹帶回去漤著吃。小妹上班,下班還得照看不滿三歲的女兒,自然也沒空漤柿子。但給她照看孩子的婆婆心靈手巧,做得一手好針線,還做得一手好飯食,漤柿子也不在話下。于是,就把漤柿子的活攬了過去。漤柿子是個技術活,溫水覆蓋待漤的柿子,水溫既不能太熱,也不能太涼,這樣在溫水中的柿子經過二十個小時左右的質變過程,原本苦澀的柿子脫澀,卻保留了它本質的甘甜。小妹把她婆婆漤好的柿子送給我一些。好像多年沒有吃過柿子了,面對黃橙橙墩圓的漤柿子,我禁不住誘惑,吃了一個,柿子脆生生的,甜透了我的心。
  小妹帶回老家一些漤柿子,切片給父母吃。臨返城時,再一次摘柿子,讓她婆婆再漤一漤,如此往返三次,最后一次摘柿子,因為都在柿樹的頭頂上,難度大一點,就借來一個長剪子,由一米八的侄兒憲憲逐一剪下,總算將老家門前那棵柿樹一年的收成享用了。
  其實老家門前不止有兩棵樹,還有一叢四季常青的翠竹。不知父親從哪里淘換來的竹子苗,第一年緊靠院墻栽上一叢大約十幾棵的翠竹,逐漸由枯黃變深綠,這幾年已是郁郁蔥蔥了。我很是驚奇,辛勞一生、年事已高的父親居然愛竹。每次回家,看見蔥綠的竹,我就想起蘇軾“寧可食無肉,不可居無竹”的名句,莫非不識字的父親也知道這個?有一次就問父親:“您知道蘇軾嗎?”父親說,知道,不就是宋朝在咱諸城當縣太爺的那個?“那您知道他那句竹子的話嗎?”“這個不知道,他還說這樣的話來?看來栽竹子是對的。”父親打開了話匣子,說柿子樹是吉祥樹,家有柿樹,(柿柿)事事如意嘛,全家日子紅紅火火的。咱這里冬天幾乎沒有常青樹,竹子好,冬天也不落葉。我看到父親一臉滿足的笑意。
  我仿佛看見,炎炎夏日,父親安然坐在馬扎上,在濃陰匝地的柿樹下,手搖蒲扇乘涼,一邊見證著柿果的成長、槐花的開落,一邊欣賞著蔥綠的竹子,綠樹、紅花、翠竹,映襯著滄桑歲月的那份愜意。我感覺慚愧,整天瞎忙,心靈飄忽不定,遠不如高齡老人那樣在看似枯燥的庸常生活中尋找樂趣。我這才了解了父親栽植柿子樹、竹子的含義,他是以自己的方式熱愛生活、寄予全家生活幸福,萬事(柿)如意。
  一棵普通柿樹,在父親看來,它不只是一顆柿樹,子女們摘柿子、漤柿子、送柿子、吃柿子,在這瑣碎的來往中,家人圍坐,笑聲相聞,其樂融融,這應該就是父母們所期待的。
  (作者系山東省作家協會會員、市作協副主席)
  1 條記錄 1/1 頁
編輯:朱麗錦

新聞排行

精彩熱圖

娛樂新聞

關于我們 - 諸城新聞 - 娛樂新聞 - 網站公告 - 版權聲明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備案號:魯ICP備12026069號-1  主管:中共諸城市委宣傳部  主辦:濰坊日報社諸城分社  技術支持:諸城信息港
版權所有:濰坊日報社諸城分社  地址:諸城市東關大街28號 郵編:262200 安全狗網站安全檢測

湖北30选5今天开奖结果查询结果